财经纵横》在“纸媒已死”的时代拍手作歌

2017-12-07 00:30

  9月30号,《上海青年报》成为;10月25日,《上海壹周》宣布停刊。创办之初始,在一个已然废弃的发行网站,认识了从事发行有十几年如今改行做建筑的张老师。“纸媒已死,未亡;《财经纵横》,逆流而上”,是一句豪言壮语,而个中滋味,如鱼饮水。

  9月30号,《上海青年报》成为;10月25日,《上海壹周》宣布停刊。

  创办之初始,在一个已然废弃的发行网站,认识了从事发行有十几年如今改行做建筑的张老师。还记得那个网站像一座布满蜘蛛网的破庙,早已看不出当年的香火。张老师做过十几年的平面工作,认识他之初,从他的口里知道了上海曾经很大的发行代理公司如今已经纷纷倒闭? 经过他的引荐,认识了一位曾经在南都的老编辑。不过同他一样,也已经转行到了旅游业。

  当初那些倚靠着纸媒强大的影响力生成产业链也随之式微,一家家发行代理公司随之倒闭。在纸媒的一段段中,窥见到这个行业的变换与无常。

  从近代中国19世纪末创办第一份,到20世纪初影响深远的《新青年》,再到之后文艺、时尚和财经遍地开花,再21世纪,纸媒受到互联网冲击,收入呈断臂式下滑。一个多世纪过去,在内容、理想和高昂的运营成本之间,人不得不作出许多现实的选择。

  11月8日记者日,朋友圈连番转载折沈灏的《瞧啊,那些朝们》,很难想象“让悲观者乐观,让无力者前行”也是出自同一人之笔。

  “一份从出生到死亡,这是末代纸媒人才有的待遇” ,是连岳在《上海壹周》最后一期所做的挽歌,颇有电影《末代》的悲怆与哀婉。

  “纸媒已死,未亡;《财经纵横》,逆流而上”,是一句豪言壮语,而个中滋味,如鱼饮水。

  今年10月,有着62年历史的著名《》,宣布明年3月起将不再刊登的图片虽然还是会有摆着pose的女郎,但不会有了。他们此后会以文章内容为主。

  平面上的裸照已经不再那么商业化,互联网分去了一大被羹。另一方面,这种转型更多出于商业考虑,可以为省去高昂的版权费用和运营成本。而与Facebook、Twitter等的结合是《》今后的发展方向。能够持续运营62年,并且鼎盛一时,《》一直调整方向,与时俱进。

  吴晓波M周刊,乘着朋友圈巨大流量和庞大的粉丝经济,于《财经纵横》同期登场。10月12日,东方早报改版,启用互联网时代的原生新闻纸,更重环保和用户体验。

  正如东方早报所言:“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要行向哪头,那么任何风都不是顺风。”这是一场被技术的,再大的霸主依旧谦卑地转向。